网站首页 > 政务动态 > 报刊要闻

祖孙三代接力战贫困

2019-06-20 08:15 信息来源: 程聪 文字大小:

6月18日,在大巴山腹地的通江县云昙乡木顶寨村3社,新栽植的青花椒长势正旺,87岁的向思秀蹒跚地走在村道上,不时停下来,盯着侄孙陈治国栽植的青花椒瞅。

海拔一千余米的木顶寨村,嵌在邻县平昌县喜神乡三官村、八台村的群山当中,当地人称“飞地”。这里道路崎岖,百余户村民散居在山腰间。

木顶寨村常年缺水,无经济作物,靠天吃饭。安全饮水、发展产业是村里几代人的梦想。七十年来,向思秀侄孙陈治国一家三代,苦干实干,筑坝修渠,发展烟草产业,栽植青花椒,一代接力一代,向贫困发起挑战。

祖辈筑坝修渠,只为户户有粮,家家能吃上白米饭

木顶寨村穷,穷根在缺水。

“号称水田300余亩的木顶寨村,多数年景里,水田里产的不是水稻,而是红薯、洋芋和包谷。遇上天旱,村民吃粮只得靠借。”木顶寨村支部书记陈仲才说,陈治国一家10口人,生活更加艰难。青黄不接时,陈治国的祖母张如兰,用黄荆树叶、米糠、野菜煮成“糠团”当主食,一家人数月食用。

“‘糠团’苦、涩、麻、粗,难以下咽。吃的时候,就像鱼骨卡喉咙一般。”回忆当年的岁月,陈治国的父亲陈述林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述说,父亲丧失劳动力,母亲张如兰既当娘又当爹,硬是将他们三兄妹拉扯大。

1970年,通江县响应党的号召,在各村实施农田水利建设。

只要田里有水,就能吃上白米饭。

张如兰主动将山顶的几个水田让出来,修筑堰塘。

“当年修筑堰塘的时候,生产队要求家里按主劳出力,嫂子张如兰家娃还小,男人又没得劳动力,她就顶上。”向思秀说,当时没有机械,全靠人力,土工、夯筑,女人能干的,她都干下来了,女人干不了的,她也扛下来了。张如兰双肩被背篼划伤流血,血水浸染着衣服。她的狠劲,让个别“懒汉”无地自容。

都说女人能抵半边天,张如兰却扛起了整个家。

在张如兰和全体村民的共同努力下,断断续续用了三四年时间,终于修好了20多米高的石窝子堰塘和大梁上堰塘。村民稻田里终于有了“救命水”,人人吃上了白米饭,户户米缸从此有余粮。

父辈种植烟草,只为家家有余钱,日子过得好一点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在木顶寨村硬化了的村道上,陈述林指着旁边阡陌纵横正在收割油菜、小麦的田地,“这些地以前都种白肋烟,阳光充足,弹性才强。”与新中国同岁的陈述林说,为了改善家里条件,让日子过得好一点,村民们开始种植白肋烟。

一开始,饿怕了的村民不敢种,更不敢把田地拿出来种。陈述林说,1982年,他将自己7亩土地种上白肋烟,一季收入一千余元。

1984年4月,云昙乡全乡经济发展产业现场会在陈述林家种植的白肋烟地召开,这给陈述林带来了极高的荣誉。当年,他还被云昙乡党委、政府评为“云昙乡致富能手”“五好家庭”。

陈述林指着墙壁上泛黄不全的荣誉证书,兴奋地说,当年奖品丰厚:枕巾一对、肥料2包、农药2瓶、现金50元。

“当时烟草很贵,我种植的白肋烟品质好,属于一级烟叶,价格每斤3元。”陈述林说,卖了烟叶后,修了两间房,还有余钱。

村民看到烟草的经济效益,纷纷种植。今年48岁的向伟生说:“爸爸种植了几亩烟叶,温饱问题得到了解决。家里日子才好点,过年能穿上新衣服。”

村里发展了产业,村民投工投劳,修通了13.8公里的村道路。在国家精准扶贫政策的帮扶下,家家住上了安全房、喝上了自来水。村民的日子一天一天地好起来。

儿孙辈返乡创业,只为大山变宝山,带领贫困户共同致富

筑坝修渠,解决了大多数村民的温饱;种植烟草,增加了大部分村民收入,但离脱贫致富还有很大差距。

现年45岁的陈治国高中毕业后,到广州技术学院学习技工,在广州市二轻集团机电设备部、山西大同煤矿上过班,也承包过工程。10余年间小有积蓄。

2013年,陈治国返乡创业,与朋友合伙,共同投资300余万元,在通江县毛浴镇干溪村流转土地300亩,种植芍药、桔梗等中药材,发展产业,为家乡脱贫探路。

家乡的山是宝山,气候、土壤、适合种植药材。家乡民风淳朴,村民勤劳实干。家乡创业的环境优越,单位帮扶,政府支持。

“今年5月1日,在干溪村举办了通江县首届芍药花节,村民喜笑颜开。”陈治国说,他在干溪村成立了专业合作社,将当地贫困户纳入社员管理,让贫困户在产业园里务工。

“一年四季间歇性干活,一年收入1万余元。”干溪村脱贫户向友学说。

在国家东西部扶贫协作工作安排下,浙江省遂昌县帮扶通江县。发展青花椒产业是帮扶项目之一。在乡亲们的召唤下,2018年,陈治国回到了云昙乡,依托东西部扶贫协作项目,成立专业合作社,发展青花椒产业。

“去年栽植的,今年已经挂果了。”在云昙乡蒲家坪村3组,陈治国指着即将修枝的青花椒苗木说,修枝施肥后,明年挂果更多。

“去年在蒲家坪村发展了320亩,今年在木顶寨村发展了200亩。”陈治国说,产业园重点考虑贫困户务工,仅在云昙乡两个村的产业园里务工脱贫的就有25户。

青花椒生产周期为20年,要用好产业的周转期,找好市场,让更多的村民见到效益。“我们再加把劲,延伸产业链,把规模做大做强,与企业合作,让更多的贫困户不仅能脱贫,还能依靠产业致富。”陈治国信心满满。(转自《巴中日报》2019年6月20日01版

 

扫码在手机上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