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政务动态 > 报刊要闻

大山里的香格里拉

2019-07-29 16:10 信息来源: 巴中日报 文字大小:

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 “记者再走红军路”第三站:通江县泥溪镇

大山里的香格里拉

红色古镇·生态古村

2019072916230296_yqAtZUKa.png

 

梨园坝村风光 

离开让人热血沸腾的空山坝战役遗址,7月16日—17日,巴中日报社“记者再走红军路”大型全媒体采访团沿着红军入川的足迹,来到此行的第三站——泥溪镇。

泥溪镇位于通江县东北部,据县城56公里。如今,红军故事仍在这里流传,红军精神仍在指引着一代又一代泥溪人不断前行。

1932年12月21日,翻越大巴山的红军主力经两河口进入泥溪场。此时的巴山南侧虽处冬季,但阳光和煦、青山幽幽、流水潺潺,一派生机,这使得刚从风雪交加、举目荒凉的秦岭山区走来的红军将士无比兴奋,转战数千里的他们决定在这里创建新的革命根据地。而泥溪场,就是红军入川建立的第一个县级工农政权——赤北县苏维埃所在地。

80多年过去,泥溪镇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饮水思源,不忘初心。当地党委、政府以“旅游强乡、产业富乡、和谐兴乡”为发展目标,勾绘出一幅“红色古镇·生态古村”的发展蓝图,走出了一条适宜于泥溪本地特色的发展之路。

风展红旗如画旗帜从这里竖起,席卷巴山诺水

7月16日,泥溪镇红军渡口,大雨浇灭不了瞻仰者内心的热情。滚滚南下的河水,将人们的思绪拉到了86年前。

2019072916230297_6QjnAl7d.png

大雨滂沱,感受古村落遗韵 

1932年12月21日,红军进驻泥溪场、苦草坝时,川东北实际控制者田颂尧正带着部队到了成都,帮助刘湘攻打刘文辉。红军为抓住川东北空虚这一有利时机,在苦草坝兵分三路,迅速实施战略展开。其中,以红七十三师为右翼,西出进击南江;以红十师为左翼,东出进击洪口;红四方面军总部率十一、十二师居中,南下通江。“当年,红军就是从这里乘船而下,直扑通江,进而解放巴中全境的。”泥溪镇文化站站长张磊指着河面说。

与两河口镇相比,泥溪场镇交通便利、人口众多,如何取得当地百姓的支持,关系着红军能否迅速在通江乃至整个川东北站稳脚跟的问题。经过国民党反动派长期反复的宣传,刚听说红军要来时,饱受官、兵、匪、地主和特务压榨的泥溪群众也曾畏惧过,但这份不安很快随着红军的进驻消失得无影无踪。“举着迎风招展的红旗,红军将士三人成排,列着整齐的队伍开进了泥溪场,夜宿屋檐,秋毫无犯。”张磊告诉我们,当时,屡遭兵匪蹂躏的民众从未见过这样好的军队。更何况,驻扎在这里的红军还争着为群众砍柴、挑水,打扫院子。于是,红军很快就打破了外地人和本地人、军队和老百姓的界限,赢得了泥溪及周边群众的信任和拥护。1932年12月29日,红军入川后建立的第一个县级苏维埃——赤北县苏维埃应运而生,世代饱受残酷压榨的“泥腿子”破天荒迎来当家做主权利的同时,也为建立川陕苏区提供了有力的支持。

2019072916230298_fNNYGxc9.png

采访梨园坝村村民

“第一个县级政权的建立,影响是巨大的。”张磊介绍,从此,整个通江老百姓都坚信:“从泥溪过来的红军是穷人的队伍!”无数逃到深山躲避抓壮丁的青年纷纷回来,参加了红军。据统计,仅当时的赤北县就有3500人参加了红军,其他为红军服务的各类人员达9000余人。“尽管如今的泥溪没有两河口、空山、王坪那样知名,但就川陕革命根据地而言,镰刀斧头的旗帜确实是从这里最先竖起,最终席卷巴山诺水的。”张磊带着七分骄傲、三分遗憾地说。

发展日新月异古镇古村,出深闺人尽识

走在今天的泥溪镇,“红军元素”随处可见:街道的名字就叫赤北街;依托列宁小学发展起来的学校,至今仍在为国家培养人才;梨园坝村内,当年红军走过的石板桥,今天仍是村民出行的必经之路;红军保护下来的白果树,如今枝叶繁茂、硕果累累……

红色印记不仅是泥溪人的骄傲,也激励着他们在今天为幸福而奋斗。由于地处大山深处,交通闭塞,泥溪镇和其他发达地方相比仍显落后,但依托乡村旅游产业,近年来,全镇人民的生活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7月17日,位于梨园坝村的马家农家乐里,老板马胜周热情地招呼客人落座。“退休后,儿女们多次想接我去城里,但我舍不得这里的好山好水,索性在家利用多余的房间,开起了农家乐,没曾想,一年收入还挺可观。”马胜周说,梨园坝村是有名的古村落,许多人慕名而来,老百姓依托传统村落发展乡村旅游,日子越过越红火。

“2018年上半年,村里办第二届民俗文化节,吸引了四面八方的游客前来观民俗文化、赏乡村美景,仅节日期间就实现综合旅游收入200余万元,带动13户贫困户45人成功脱贫。”梨园坝村党支部书记何东洪介绍,今后随着巴万高速的通车,梨园坝的旅游前景将更加广阔。

2019072916230399_vy11GyBo.png

冒雨拍摄传统马家大院古建筑

“红军入川第一站是两河口,但第一个县级苏维埃却建在了泥溪场,这不是没有根据的。”泥溪镇镇长谢光辉介绍,通江是川东北最具盆周山区自然地貌特征的地域之一,这里除了山,尽是深幽的峡谷、湍急的河流。可就在这崇山峻岭之中,还掩藏有像泥溪镇梨园坝村这样的河水冲积而成的河谷小平原,堪称奇迹。的确,即便是战乱年代,梨园坝村也是如世外桃源一般的地方,庇护着一方百姓,使他们免受饥荒所迫。如今的梨园坝村,仍遗存有大量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留有穿斗木结构院落58套。这里,阡陌交通,梯田相叠,涧以山溪,池渠交织,风景逸致,充满诗情画意,被誉为“川东北第一古村落遗存”“大巴山深处的香格里拉”。

“古村落里的一草一木都是宝,动不得,要尽最大努力保护原生态环境。”泥溪镇党委书记朱雪梅告诉我们,近年来,为了让古村落重新焕发生机,泥溪镇以“红色古镇·生态古村”为发展蓝图,将乡村旅游与民俗文化相结合,推动产业结构转型。如今,当年的红军入川“第一县”已经走出了一条适宜于本地特色的发展之路。“未来,我们将继续在红军精神的指引下,奋发有为,早日实现‘旅游强乡、产业富乡、和谐兴乡’的蓝图,让每个村民都过上富裕的好日子。”对泥溪的未来,朱雪梅信心百倍。

◎红军故事代代传

一心跟着红军走

在梨园坝村采访的第一天晚上,记者和几位同事入住在79岁的退休教师马胜周家。晚饭后,马老师给我们讲起了他从父辈那里听到的红军故事。

“听父辈们讲,当年红军来了以后,又分土地又分粮,村民都特别欢迎。”马胜周说,后来红军撤离时,村里不少贫困人家的孩子一心想要跟着红军走,认为只有跟着红军走,才会有出路。当时,自己的三爷爷马华良就义无反顾地跟着红军走了。

后来红军长征过嘉陵江时,马华良跟着大部分红军走散,失去了联系,辗转很久才回到家乡,而没能跟着红军走完长征路也成了马华良一生的遗憾。

据了解,后来梨园坝村有不少人像马华良一样,或是受伤,或是掉队等原因,与红军大部队失去联系,只能回到家乡。如今,梨园坝村家家户户沿袭了当年红军的优良传统,民风淳朴、热情好客,用勤奋谱写着新时代梨园坝村的美好生活。

◎花絮

雨中施救

7月17日上午9时许,巴中日报社“记者再走红军路”大型全媒体主题采访团结束了对泥溪镇的采访,驱车前往下一站——沙溪镇王坪村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军烈士陵园采访。

20190729162303100_gW7whXGR.png

雨中救援 

当采访团冒雨行至省道302线通江至万源方向烟溪段213Km+300米处时,发现前方车辆止步不前。原来,山洪造成前方路面大面积积水,一辆汽车在齐腰深的积水中“趴窝”,造成道路中断。

采访团成员迅速下车探察情况:右侧就是山体,受连续降雨影响,很容易发生落石及山体滑坡,为避免发生人身意外,必须马上让停在山体下的车辆远离危险地带。大家一边疏导停在山体附近的车辆远离山体,一边组织随队的救援车辆进行施救。

“‘趴窝’汽车的方向盘已经被锁死,动不了,只能通过牵引才能将车挪动。”救援人员不顾六七十厘米深的水,拿着牵引绳向“趴窝”汽车走去。

“固定好了。”在前方队员的示意下,救援车上的驾驶员启动发动机,慢慢地收紧牵引绳。而同行的采访团成员也都屏住呼吸,全神贯注地观察着牵引情况。

“慢一点!再慢一点!”在队员们的相互配合下,一米、两米、五米、十米……经过15分钟的雨中救援,“趴窝”的汽车终于被拖至路边。

“如果没有你们的帮助,我这车还不知道要泡多久呢。”“趴窝”汽车车主李先生连连表示感谢。

而另一侧,采访团成员也手持工具将路边被堵的缺口进行了疏通,马路上的积水开始慢慢下降。

半个小时后,路通了,长长的车队重新出发……

◎记者手记

泥溪的明天,大有可为

沿着红军的足迹,我们来到了当年赤北县苏维埃所在地——泥溪镇。当年红军在这里驻扎,与泥溪人民建立了深厚的感情。至今,红军与人民群众血肉相连、生死与共的故事仍在这片土地上流传,令人感动。

青山隐隐,诺水滔滔。这里的一草一木仿若忠魂,在向我们倾诉80多年前的那一段峥嵘岁月。

2019072916230094_jlcg6lMr.png

冒雨急行,趟过洪水滔滔的漫水桥

泥溪,红色资源丰富。至今还保存有赤北县委县政府、赤北县革命法庭、红四方面军第三分医院等革命遗址。这些浸透过先烈们的热血的地方,是诠释红军不怕牺牲、为国为民的最好解读,也是激励一代又一代泥溪人不断前行的巨大动力。

泥溪,传统文化厚重。余秋雨在《文化苦旅》曾这样写道:“对整个中国版图来说,群山密布的西南躲藏着一个成都,真是一种大安慰。”我也可说,对整个通江版图来说,大巴山群山密布的北部地区躲藏着一个梨园坝,那也应是一种小小的安慰。这里的景致美不胜收,这里的人们勤劳感恩,这个村子一直在演绎着恬静美满、安全永恒的田园牧歌式幻梦,是体验“看得见青山绿水,记得住乡愁”的最好去处。 红色古镇·生态古村,泥溪的发展方向清晰明确,泥溪的步伐坚定有力。我相信,有着红军精神鼓舞和指引的泥溪镇党委、政府,一定会给当地群众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

泥溪的明天,大有可为!(转自《巴中日报》2019年07月29日03版

(记者再走红军路采访特别报道组:张大梁、陈浩、杜远飞、陈杨、李建军、蒲康林、杨佳、石耀东、张容、韩梅、刘旭、岳静、余小林)

 

扫码在手机上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