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调查研究

通江在全省全市率先设立新乡贤界别——
以新乡贤协商民主推动基层治理现代化

来源:巴中日报作者:巴中日报全媒体记者吴江发布时间:2021-09-08字体【  

  在今年的通江县政协十届七次会议期间,新乡贤界别委员杨怀智提出《关于大力发展本土园林苗木产业加快推进老区城市绿化建设》的建议。在提案办理过程中,通江县林业局认为,此建议对全县园林绿化产业发展及天府旅游名县创建起到了积极推动作用,并表示将从加强技术指导、指导景观绿化方案编制、积极通畅营销渠道等方面高质量推进本土苗木产业发展。

  推动基层协商民主,推进基层社会治理,发挥乡贤的作用是最便捷、最有效的形式。近年来,通江县被省政协确定为“有事来协商”工作试点单位后,县政协高度重视,认真落实省委要求,经请示县委并报市委批准,在全省全市率先设立新乡贤界别,积极探索乡贤参与协商的实践,有效助力基层治理,得到全国政协、省、市政协充分肯定。

  坚持高点站位
  推动乡贤参与协商

  我国古代传统治理有一个重要特征,就是“皇权不下县”,县以下乡村治理骨干力量不是“官”而是“民”。这种“民”与普通民众的区别,在于拥有高于平民的道德人望、学识财富以及人生历练。

  新中国成立以来,国家政权设置下伸至乡镇,“新乡贤”成为党和政府推行乡村治理和维护乡村秩序的重要依靠力量。“新乡贤”是指那些“心系乡土、有公益心的社会贤达”,诸如老干部、老党员、老教师、老模范等。

  推进城乡基层治理制度创新和能力建设,优化培育“新乡贤”群体这一“善治土壤”极为重要。通江有李蕃、李钟壁、李钟峨“三李”父子档,以及李荣禄、向翀、向玉轩等乡贤历史名人,其声名至今为人推崇。于是,通江县政协开始探索和发展乡贤文化。

  2017年11月,在县委、县政府的支持下,通江县乡贤研究会正式挂牌,并在县政协设立了乡贤工作指导小组,开展挖掘乡贤文化、史料收集、文化交流研讨等活动。同时,在乡(镇)设立乡贤研究分会、村(社区)成立乡贤参事会,建立乡贤“选树制度”“礼遇制度”以及确立“禁止营利”原则等,大大提高了“新乡贤”阶层的组织化程度。

  乡贤研究会搭建起了新乡贤投身乡村建设的平台,通过开展有声有色异彩纷呈的“四进”活动,培养了一大批有见地、有担当、有威望的新乡贤,成为乡村治理的助手、乡风引领的标杆,使在乡乡贤有责任感、离乡乡贤有归属感、外来乡贤有认同感。

  依托乡贤研究会发展成果,2019年1月,通江县在全市首次、全省率先创设政协“新乡贤界”,意味着“新乡贤”作为一个社会阶层得到确认并正式参与社会治理。“乡贤不仅是乡村社会的精英,更应该是乡村自治、法治、德治的实践者,乡风文明的引领者。”通江县政协主席闫丕川说。

  健全工作机制
  促进双方有机结合

  通江县三溪镇政协工作联络组成立了由党委书记和镇长任组长,分管负责人、相关人员及各村(社区)党支部书记为成员的乡贤工作领导小组,坚持“乡贤+”的工作思路,探索建立乡贤参与乡村治理的组织形态和活动载体,着力构建支部引领、村民自治、乡贤参与的社会治理新模式。

  “我们建立了乡贤遴选退出、议事协商、表彰激励等机制,评选出了在当地有声望、有威严、有能力的乡贤共8名。”据镇党委书记李治君介绍,通过以古贤感化今贤,以前贤影响后贤,以老贤培育新贤,促进乡贤人物不断涌现,乡贤队伍不断壮大,有力带动乡风文明转变。

  通江县被省政协确定为“有事来协商”工作试点单位后,县政协又开始积极探索乡贤参与政协协商的实践:按照“不建机构建机制”的原则,整合力量,重心下沉,围绕构建“1+2+4+N”协商体系,在规范全委会、常委会、主席会协商基础上,创新小微协商,突出乡贤界别参事协商特色。

  健全联动机制。把新乡贤下沉至乡镇(街道)参加小微协商,并将乡贤代表作为协商活动召集人之一,组织委员、群众等有序开展协商活动;在县政协建立委员议事厅、在乡镇(街道)全覆盖建立议事站、在有条件的68个村(居)和县爱心协会建立议事堂,实现了与乡镇(街道)政协工作联络组和县、乡、村三级乡贤组织联动协商。

  同时,制定“有事来协商”工作规范和乡贤管理办法,对开展的小微协商定性定量分析研判,作为评选“全县十大杰出乡贤”和委员履职考核评价的重要内容。强化委员铸魂提能培训,健全乡贤选树、服务、参事、礼遇机制,聚焦基层治理的堵点和痛点,通过协商凝聚共识、形成合力。

  叠加双方优势
  扩大政协协商质效

  乡贤屈全飘和政协委员李金勇等围绕做大做强通江银耳产业持续开展协商服务活动,助推通江银耳成为享誉全国的知名品牌,带动8000多户2万余名贫困群众脱贫致富;铁佛镇让委员、乡贤和群众代表当考官,探索“一考二问三评”工作机制,对干部为民服务能力开展监督式协商;泥溪镇持续开展乡贤参事协商,近两年群众满意度名列全县前茅……

  事例和数据的背后是广大新乡贤界别委员积极参与协商的一个缩影。全县注重发挥乡贤委员和乡贤的叠加优势,乡贤委员联系群众的界别优势,注重找准“小切口”、关注“大民生”,有效解决群众的操心事、烦心事,促进协商成果落地见效,扩大“有事来协商”工作的社会知晓度。

  目前,通江县208名新乡贤在8名新乡贤界别委员的联系引导下,积极参与“小微协商”,在集体产业发展等方面提供了许多有益意见,意见采纳率达86.4%,带动发展了银耳、道地药材等18项致富产业。广大群众由衷称赞:政协这个平台搭得好,小微协商真管用。

  苟坤创业成功不忘回报桑梓,先后捐资捐物60余万元,积极帮助家乡改善基础设施、贫困学生圆上学梦;王端朝退休不褪色,编印创作系列文集,宣传通江,讴歌时代,弘扬正气,传播正能量……8月30日,2020年度“通江县十大杰出乡贤”表扬会议召开,苟坤、王端朝等十人获得殊荣。

  乡村振兴离不开组织振兴与人才振兴,而新乡贤组织可以有效地将乡村体制外能人组织起来,落实好乡村的组织振兴与人才振兴工作。通江县政协充分发挥人民政协的优势,大力宣扬新时代乡贤典型,树立新时代道德榜样,弘扬新时代奉献精神,使“敬乡贤、颂乡贤、学乡贤、做乡贤”在全县蔚然成风。

  记者手记

  新乡贤是村“两委”与基层民众之间的沟通纽带,有着“人熟”“事熟”的“在地化”优势。组织化的新乡贤不仅是农村地区优质的参政议政主体,也是乡村社会共建共治共享的重要实践者,可以有效促进乡村社会自治、德治与法治的“三治融合”。政协机关具有组织协商民主的经验,新乡贤组织有着协商民主的内在需求,“通江经验”说明了政协机关基于新乡贤组织,推进农村基层协商民主具有可行性。同时,新乡贤参与基层协商民主实践工作,不仅需要在制度化建设层面为新乡贤发挥作用提供保障,也要在名分上给予新乡贤群体明确的政治身份界定。设立新乡贤界别这一举措,无疑使其真正“有名有实”,进一步助力基层协商民主事业高质量发展。


  (来源:《巴中日报》2021年9月8日A5版)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