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加入收藏 网站支持IPv6
当前位置:首页 > 走进通江 > 通江文艺

杀年猪

来源:四川农村日报作者:戴若冰发布时间:2022-01-21 13:38字体【  

  “三哥,你好久回来?腊月二十三我家杀年猪,你们全家来吃午饭吧!”看到我家老五发来的微信,我不由得想起小时候家里杀年猪的情景。川东农村有句谚语叫“有钱无钱,杀猪过年。”在我老家,杀年猪最早在冬至前后。母亲说,那时节天气寒冷,适合腌制腊肉;如果年猪杀得太早了,气温过高,猪肉就容易坏掉。我们家祖传是在过小年杀年猪。我问为什么,母亲说她也不知道,可能是想让肥猪也沾点儿过年的喜气吧!
  母亲养了3头猪:1头白猪,1头花猪,1头黑猪。白猪和花猪养到200多斤时先后卖了,留下黑猪过年杀了自家吃。
  杀年猪,吃庖汤,一家子都欢天喜地。但我却发现,母亲的情绪似乎有些异样。
  杀年猪的头天晚上,母亲给黑儿(母亲管黑猪叫“黑儿”)煮了半锅红苕,还特地加了一大瓢玉米面。煮熟之后,母亲把红苕玉米糊盛在潲水桶里,我和她抬到猪圈边,母亲就一瓢一瓢地舀给猪吃。看到黑儿吃得津津有味,母亲叮嘱道:“慢慢吃嘛,吃饱了好睡觉觉。”
  第二天清早,母亲就去看黑儿。听到母亲的脚步声,黑儿翻身爬起来,抬头望着母亲。母亲跨进猪圈,用铁皮梳子给黑儿梳理毛发,黑儿便温顺地躺下。母亲柔声细语地说,今天早晨我就不给你吃的了(肥猪被宰杀前进了食,宰杀后肠子就不好翻洗,所以要让它空腹),你再好好躺一会儿。母亲的语气满含歉意。我知道母亲舍不得黑儿,毕竟是她一瓢一瓢地精心饲养了一整年啊!
  不一会儿,杀年猪的胡屠户来了,帮忙的邻居也来了。三个汉子齐心协力,揪紧耳朵、抓住尾巴,把黑儿从猪圈里拽了出来,黑儿嗷嗷大叫。
  母亲用面盆盛了半盆清水,再放入一把芡粉,搁点儿盐巴。那是用来接猪血的。她刚走出门来,就听到黑儿在嚎叫,连忙呼唤:“黑儿啰啰,黑儿啰啰……”好像在诓自己哭闹的孩子。
  院坝边,那口沉默了一年的大铁锅已派上用场。灶孔里,干木疙瘩和干柴块儿燃得很旺,红彤彤的火苗呼啦啦地舔着灶头,锅里的水欢快地跳跃着……
  黑儿被几人死死地压在长条石墩上,发出它一生中最豪迈的呐喊。这呐喊声仿佛就是年的跫音。然而,这时候母亲却悄悄回到了屋里。也许是她不愿意看到黑儿被宰杀的情景,也许是她害怕听到黑儿那响彻整个山村的嚎叫声。
  直到杀完猪,将血放干净之后,母亲才从屋里出来。她点响几挂鞭炮,然后,将猪血涂抹在猪圈围栏上、堂屋大门上、门神上、厨房灶额上。据说,这是祭祀的一种方式,意味着将牲畜祭祀给神仙,希望全家能够得到保佑。
  等母亲做完这些仪式后,胡屠户和帮手们才进行下一步:把吹得胀鼓鼓的肥猪抬进锅里,烫水,刮毛,破边……
  “你们看,这膘足有四指宽!”“嗬呀,好厚的边油哟!”“这头猪不止300斤嘛!”“山凹他娘是个能干人!”母亲并不回应他们的夸赞,只是催促道:“老表,搞快点儿,划一块五花肉我拿去下锅——哦,还要给我下一坨瘦肉哈!”
  接下来,母亲吩咐我去请亲戚朋友吃庖汤……如今,又快过年了,五弟家又请吃庖汤了。可是,母亲已离世多年,要是她老人家还活着,该有多好!


   (来源:四川农村日报20220121期 >> 第06版:大地周末蒲公英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